线上波音官网热线: 0755-29505345

一来不用背那些倒霉的俄语单词和数学公式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7-06-18 18:29
  文化大革命(一)
  
  可恶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,学校停了课,可把我高兴坏了,一来不用背那些倒霉的俄语单词和数学公式,更主要的可以到大城市去玩玩啦。只要家长同意,有签字或者盖章的证明,学校就发给“串联证”,凭着这份证明,你可以到你想去的任何地方,同学们可以自由结合,也可以独行千里。当时的北京,毛主席频频接接见红卫兵,听回来的人讲,北京太挤啦,有时饭都吃不上。我们五人小组决定弃北向南,想由经南京、上海、武汉、长沙、西安、郑州等地转回来,就这样我们挤上了南下的火车。
  
  火车太挤啦,能站人的地方全站满了,行李架上厕所里全都是人,在车厢里是不能走动的,如果你的一只脚抬起来,再想放下去就没地了。可我还是觉得新鲜,因为是第一次出远门,更是第一次乘长途火车。从南京火车站挤出来,外面有很多很多接待站,都是学生红卫兵。按照他们写的详细地址和乘车路线,我们很快到了招待所,接待招待所就是学校,教室里摆上床,食堂再扩大一些就行了。负责按排我们生活的都是本校的学生,他们非常热情,很像是学生干部。食堂的伙食很好,中午都有肉吃,我们用钱和粮票买券就餐。
  
  南京城太好啦,我第一次见到那么高的楼、那么宏伟的城墙、那么大的商场、那么美丽的湖泊公园、那么宽的大街、那么多的公共汽车;我第一次见到并且吃了苹果、桔子、香蕉、还有柚子,我第一次见到狮子、老虎、蟒蛇、孔雀等动物。这个城市太新鲜啦!我们急急忙忙、慌慌张张、左顾右盼,前面的人喊着,后面的人应着,既怕漏看了一样,又怕脱离了五人小组。人太挤的地方,我们就手牵着手,就这样,我们看着、叫着 、喊着、应着,蹿索在任何可以去的地方,一天下来最累的是脖子。我们对什么都好奇,玄武湖到底有多深,大钟亭的铜钟能敲响吗,用木棒用砖头你一下我一下狠敲,但都没响,为了数清中山陵台阶,居然上上下下两个来回。新街口的大商场,货物琳琅满目,我给母亲买了一个大发卡,给我买了几只2至6B的绘画铅笔,最后咬咬牙给自己买了双弹力极好,当时只有城里人才穿的尼龙袜。
  
  南京,这座我第一次见到的城市,她太美啦!我每天尽情地观望着,抚摸着,拥抱着……她让我永远向往 永远渴望。尽管以后也到过很多大城市,可总觉得没有第一次见到的南京好,南京是我考量城市的标准。我们在南京玩了8天,转遍了各个景点。姐夫给我的二十多元钱也快花完了,其他每个人的钱都快花完了,我们就在接待所借,每次可借5至10天的生活费。我们认真书写借据,地址、 学校、班级、姓名,都写得清清楚楚,我总共在几个城市打过好几张借据,可是至今无人讨要。以后, 我们又去了几个城市,基本上大同小异,没有什么新鲜感。
  
  一个多月以后,五人小组解体了,我和一位同学回来了,其余仨个继续。这就是我的串联,既没和谁‘串’也没和谁‘联’,只是一次免费旅游。就是我们这帮老三届的学生,首先把铁路运输搞摊了,把全国都搞乱了,带头搅乱了社会,搅乱了人心。一个好好的国家,从此进入了大动乱……可是我们这帮‘败家玩意’最后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

全通网